<wbr id="np5jg"><pre id="np5jg"><dl id="np5jg"></dl></pre></wbr>

            <em id="np5jg"></em>

            最新公告:

            更多>>

            專題文章

            治水,永恒的話題
            2021-07-26 08:48:20    瀏覽次數:
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作者:王向坤
            2021年6月30日,世衛組織宣布中國獲得無瘧疾認證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目前,我們對新冠病毒的預防控制已經取得優勢地位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只是,對于治水,不僅我們,包括全球范圍內,一直都是一個難題,以至于我們不得不把它歸為天災的范疇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地球上自從有了人類,就開啟了與各種天災作斗爭的歷史,這當中猶以暴雨洪水為最。古時,我們就有大禹治水的傳說,而且歷代不斷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近日,河南連續強降雨,幾天的降雨量相當于以往全年的降水,由此引發了嚴重的洪澇災害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有降水,就需要排水,根據對應法則,人們不約而同的把“問責”的目光投向了排水。這其中,城市,特別是大城市、區域中心城市的排水更是要接受人們的“拷問”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說實話,當道路上、地鐵內的水都已經齊腰深,地下有限的排水管道那只能無能為力了,或者說跟它們關系不太大了。什么樣的排水系統能夠從容應對如此大的降水而不出現內澇?答案就是,要看“天賦”。天賦是什么?這個很簡單,具備一定落差的山地、丘陵城市,并且有著天然、良好的受納水體。人們可能一下子就想到了青島,這座經常被拿來當作排水典范的海濱城市,有著抵御內澇的天然稟賦。而那些不具備如此“天賦”的城市,就不得不承受由暴雨帶來的內澇之苦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話說我們的城市排水就不能解決這個問題?現實的答案告訴我們是“不能”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咱就不說,城市規模擴大,排水管網滯后,水系被侵占,等等,這些都是相對的,即便是管網沒有問題,那也只能應對設計能力之內的降雨,超出設計能力,就會出現內澇。我們常說“在絕對實力面前,一切都是浮云”,大雨,暴雨,大暴雨,特大暴雨,這個似乎沒有上限,我們的排水卻是既定的,它們之間永遠無法對等,我們也沒有這個實力去實現這個對等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我們就只能聽之任之了嗎?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我們還是要有一番作為的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先說最近的,那就是提升、優化城市排水系統,解決局部易澇點的預警與能力提升,解決雨水管道的缺陷,恢復排水能力,優化受納水體,提升其調節功能,必要時,建立或恢復城市防洪堤,攔截外部洪水。這個說著簡單,實際操作要受具體條件制約,誰都想萬無一失,但是資金有限,只能做到一定的程度。超出這個程度,就需要全盤的預警、應急能力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稍遠點的,那就是控制城市規模,眾所周知,規模越大,排水越難。但是,這個在現實中有困難。俗話說,人往高處走,水往低處流,這個高處不僅指地理位置的高低,更側重于經濟位置的高低,經濟越發達,人口越多,不用說,很多大城市就是這么發展起來的。人口的聚集,帶來了很多問題,就是所謂的“城市病”,排水問題隨即產生,并且,解決成本隨之升高。同時,城市、區域等功能分區應為洪水留出位置,我們知道,水庫設有溢洪道,較大的河流會設置分洪區,城市、區域應設置分洪區或蓄洪區,以控制城市、區域最高水位,確保人民生命財產安全,確保重大基礎設施安全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再遠點的,那就是人工影響天氣。我們目前可以局部小范圍有限度的預防冰雹,也可以大范圍的人工降雨,甚至,對于沙塵的治理也初見成效,那么,人們會發出一個疑問,能不能人工影響天氣,改變極端天氣的狀況,減少天災的發生?現在不能,未來不知道有沒有可能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最后就是人類管控自身的活動,最大限度的減少對于環境的破壞,避免產生全球性的氣候變化和由此帶來的各種災害。目前,人類已經認識到,碳排放在氣候變暖方面的因果關系,并提出了“碳中和”、“碳達峰”等控制對策和目標,這個已經開始了實際行動,有望在全球和較長周期內產生宏觀效應,這個效應最終會作用到排水上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相對來說,前兩種屬于“治標”,也是我們“有所為”做的最多的事情,這個沒有辦法,我們處在被動位置,不得不如此,且還要加強。第三種,這個想法其實古已有之,只是一直做不到。第四種,在我們長期堅持下去之后,會收到氣候變化減緩帶來的“福利”,極端天氣減少,甚至風調雨順,不過這需要全球行動起來??墒?,降雨還是會有的,站在專業的角度,在某一地區形成強降雨,屬于大范圍天氣因素作用的結果,很難避免,因此,我們還是要強調“人治”,以降低災害發生時的損失程度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當前網絡上有句話好被人們引用,那就是“格局小了”,我們更多的強調“排水”,是不是格局也小了?我們的關注還是以城市為重點,但是,降水卻是大面積的區域存在,城市排水也無法獨自消化,最終要通過水系排放,我們還是要回到“治水”這個層面上來??赡芨珊到o予人們的影響太過深刻,地下水下降,河道干涸,節水,甚至水污染防治,等等,成為我們多年來的主要應對事情,對于天降大水缺乏準備,這可能是我們在面對“百年一遇”、“千年一遇”的暴雨時,暴露出問題的內在原因所在。“治水”這個幾千年以來的老問題應當提到議事日程,我們需要以更宏觀的視覺和格局來看待它,提升它,氣候、水利將是重點,要有紅線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注:文中部分圖片來自網絡。
            掃碼閱讀微信版

            Copyright ? 2018 保定金迪地下管線探測工程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 地址:河北省保定市恒濱路128號 郵編:071051
            市場電話:0312-3108548    客服電話:0312-3108565    傳真:0312-3108565    E-mail:jdsczx@163.com    網站備案號:冀ICP備05007223號-1

            冀公網安備 13065202000367號

            么公的好大好深好爽想要